当前位置搞毛毛股票网 > 理财知识 > 正文

各大P2P平台贷后管理如何,逾期账目催收是否给力?

各大P2P平台贷后管理如何,逾期账目催收是否给力?

借款金额不高的用户,都会在公司给朋友施压后还钱,因为“实在丢不起那个人”,然而对高额欠款的人,催收效果则大打折扣。

电话催收中六个原则,第一,事先推断逾期原因,准备不同的应对措施;第二,直接联系借款人本人,接通电话之后一定要确认这一点;第三,有话直说,有利于让借款人意识到自己坚定的催收立场;第四,保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态度,不要对借款人冷嘲热讽,更不要谩骂;第五,不要主动要求借款人先偿还部分欠款;第六,要穷追不舍。需要注意的是这一阶段不要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借款人的亲朋,对相当一部分借款人来说,这是他们心理防线的最后屏障,一旦突破了,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们产生压力,甚至会逼得借款人老羞成怒,和平台对抗,坚决不还这笔钱。

这时候就不得已要进入下一个步骤了。

外访催收

外访催收是指平台专门的催收团队到借款人家中或工作单位商谈还款计划,一般在逾期20天之后,电话催收无果就会触发外访催收程序。

和电话催收一样,上门专员也需要做尽调,电催专员会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发送给上门专员,上门专员再结合纸质材料上面的信息寻找借款人住所或者工作单位。

相当一部分催收任务上一次门就可以搞定,很多逾期借款人低估了平台讨要欠款的决心和手段,他们看到催收人员上门时内心畏惧,便会主动配合还款。

但并不是所有的上门催收都会能够顺利进行。

委外催收

有极个别单子是上门催收所搞不定的,这个时候平台只能把单子委托给第三方催收机构,简称委外催收。他们的手段更加激进一些——贴催款通告、泼油漆、黑客、暴力等等雷霆手段。这时候催收江湖深不见底的阴暗面则一点点浮现出来了。利益的驱动下,黑客、黑社会、甚至艾滋病人,每个角色都成了利益环的一个棋子。

1、贴催收公告,标题为寻人启事。

公告上有借款人姓名、照片、身份证、家庭住址、父母联系电话……还有悬赏金额。这些公告会在借款人家周围张贴,通过增大借款人声誉压力的办法来达到催回欠款的目的,这个办法通常是凑效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无所谓借款人的心理防线了,风控部也会通过向借款人的亲友发短信、打电话的方式来拓展回款渠道,增大回款概率。

2、如果贴通告还不行怎么办?

泼油漆和贴通告不同,虽然都是破坏借款人声誉,但通告很容易清理,油漆就难得多,而且借款人看到大量红色粘稠液体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如果一桶油漆还解决不了怎么办?那就两桶。根据第三方催收人员的描述,一般两桶油漆下来,如果不是真的没钱,都会还的。

3、这些传统的方式依旧行不通时,就可能要使出高科技的催收手段了。

这里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前端,黑客收集欠债人的数据,只需400元,就能实时定位;

中端,电催员先通过电话、短信“温柔”告知后,就使用“呼死你”等软件,打到欠款人手机瘫痪,甚至给欠款人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

后端,“带着大金链子,满身纹身”的人,泼油漆、把欠款人拉进面包车“囚禁”,甚至组建了艾滋病催债队,进行“高压心理战”。

这个逆势繁荣的催收行业,开始呈现出极端扭曲、可憎的一面。

a.黑客前哨

黑客小邢,给自己注册了一个“私家侦探”的网名,混迹在各大催收群中。

这个90后的年轻小伙,每个月靠给人提供催收数据,月入十万。

“我这叫信息修复”。小邢用一个高级的词汇,包装自己的业务,说白了,就是利用“社工库”和一些黑客手段,对人进行隐私信息获取。

所谓的社工库,是大量外泄的用户隐私数据集合地,也是黑客常用的“数据共享库”。

只要客户提供欠债人的电话号码、姓名、身份证号,小邢就可以查到对方新换的电话、住址、公司,并可以实时定位。“价格很美丽,只需要400元”。

实时定位,这个听起来像只在科幻电影才会出现的镜头,小邢却轻易可以做到。

他做了一个演示,拿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很快就能知道对方的位置,甚至行动轨迹。

小邢的操作逻辑是,只要拿着用户数据,去社工库“滚一轮”,很有可能就知道对方常用的用户名和密码,登陆一些可以获取定位的应用,就能知道对方位置。

他通常用于获取对方定位和地址的应用,多为生活类应用,如饿了么、美团等。

除了定位,如果运气好,还能获取对方的淘宝账号、支付宝账号,“虽然不能转走资金,但却可以得知对方是否有还款能力”。

像小邢如此,专门在市面上提供“信息修复”的黑客正日益增多。

在各大催收群中,众多类似的工作室招揽生意,会根据获取信息量的多少,收费300到800元不等。

b.暴力施压

高额欠款者,成了暴力催收的抢食之物。“5万以下的催收,通常催收员上门正规操作,就有可能催回;而5万以上的市场,则被各地的黑社会垄断”,李某称。

通常,到了需要上门催收的地步,一般都是逾期3个月以上,经过多轮“电催”清洗的单子。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最难啃的骨头。大部分的公司都将这些坏账放弃,愿意支付高额的“提成返佣”,多少有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

行业通常的做法是,要回来多少钱,就可从中提成50%,有些甚至高达90%。

如果按照最低的5万来算,一个单子至少可得2万多。

这个价位,已足以让一些人铤而走险。

行业中有一些极端的做法:直接将欠款人拖上面包车,带到一个偏远的地方或小宾馆,“不打电话叫人来送钱,就不放他回去”。(小喵提醒:这种行为已经涉嫌非法拘禁罪了。)

而有一些平台,专门给这种难啃的骨头“找消化渠道”。

他们进入各大催收群或催收论坛,去收购这些难啃的不良资产,再分发给各个地方的“地头蛇”。

“涉黑领域的利润很高,可能10万收进来,能追回来100万”,某平台的负责人称。

实际上,暴力催收的回收率,要远远高于正常催收。

“这些逾期3个月以上的单,正常催收的回收率是5%到7%,而暴力手段,可以到30%以上,但时间周期也会很长”,李某称。某催收团队提供的催收回收率显示,利率低于24%的贷款,180天的催收周期,最高可高达86%;而利率高于24%的贷款,180天催收周期,最高可达48%。对他们来说,绝非上门一次就能催回,需要不断施压。

c.艾滋催债队

在极高提成的利诱下,一些极端的手段也开始出现。

日前引起公愤的“裸条”事件,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一种。但这还不是最为极端的手段,一群艾滋病组成的催债队,已将业务发展到大江南北。

大部分艾滋催债队员都是同村的村民,90年代血浆生意兴起时,他们卖血养家而患上艾滋病,生活清苦,目前踏上靠催债养家糊口的道路。有时候这群人出还会有专门经过训练的娘子军,她们的年纪都是四五十岁左右,不论什么场合,暗号一现,她们就立马上去挠人。

领队的带领十几个队员闯入老板办公室,亮出小红本,其威慑力,“比啥证都好使”,所有的人像避瘟疫一样缩到一边。实际上,小红本是艾滋病医疗救治办公室发给患者的,相当于艾滋病人的“身份证明”。队员们往办公室里安静一坐,拉出“欠债还钱”的横幅,就如一个毒气场,所有人绕道而行。

最开始,保安还会上来驱赶。队员们作势,卷卷袖子。保安就不敢再往前一步。

有些队员还会不定期“佯装”发病,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周围的人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几乎成了大老板的“贴身人”。老板上车,他们一前一后站在车头车尾,车纹丝难动;老板走路,他们就一左一右紧夹两侧,微笑有礼却打骂不走。直到老板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老老实实把债务清偿。

在各大催债论坛上,都能看到雇主四处询问:“哪里可以联系上艾滋病催债队?”也有艾滋病人自己在论坛和群里揽活。

实际上,大部分艾滋病催债队处于食物链的最下端,分的钱并不多,完成一单,一个人两三千不等,而像陈田红这样的领队,则相对多一些。通常是,一些接到活的黑社会,再来找他们作“獠牙”。

本是弱势群体的他们,将自己活成了洪水猛兽,裹挟到催收江湖中——通常他们是最低端,却最危险的棋子,也是最后出招的“杀手锏”。

“在中国,催收、私家侦探这些职业,都不合法”,然而,这些职业却勃勃发展,并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催收的江湖,有刀光剑影,有暴力血腥,也有乱中建序。一边是野蛮生长,一边是行业自律——这里也是一正一邪的战场。小喵不敢评判这些催收行为与老赖赖账不还的行为孰是孰非,只能说,目前催收行业既是一个遍地黄金的市场,也是一个良莠不齐的市场。未来这个行业究竟会如何发展,唯有拭目以待。

上一篇:人人贷贷款利息这么高,为什么银监会不进行打击呢?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